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章中心>廉政故事>【关注】“一代廉吏刘应麒”是如何炼成的?
【关注】“一代廉吏刘应麒”是如何炼成的?
发布时间: 点击数:3609

8月15日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在头条推出“中国传统中的家规”之一百零六《江西鄱阳刘应麒:不将山水带还乡》。该片以史实为依据,制作精良,令人深思。为创作该片,各界倾注了大量心血,努力将之打造成我县党政廉政建设的一张亮丽的名片。

电视人文纪录片

江西鄱阳刘应麒:不将山水带还乡




●视频脚本

江西鄱阳刘应麒:不将山水带还乡

  明万历二十年(1592年)隆冬,时任应天巡抚的刘应麒,在他忠贞报国、勤政爱民的二十余年官宦生涯后,因需“回籍养亲”辞官回乡。

  为了不惊动乡邻,刘应麒午夜起身,焚香以示与乡绅百姓作别。当他作完揖后,环顾这肃穆森严的巡抚大堂,想起郡内的平民百姓,满是离愁。他急步来到卧房,拿起笔墨,奋笔疾书:“来时行李去时装,午夜青天一炷香。描得海图留幕府,不将山水带还乡”。

  刘应麒,字道征,明嘉靖十八年(1539年)出生在江西饶州府鄱阳县的一个书香世家。明隆庆二年(1568年)中进士,历任礼部郎中、广东提学副使、四川参政、湖广按察使以及应天巡抚等职。他为人光明磊落,清廉耿介;居官不畏权势,勤政忠贞,所到之处,皆留以清廉之名。其祖父刘文桂,受封为通议大夫,父亲刘济众则累封为中宪大夫、广东按察司副使等职。因此,官府特为其祖孙三人竖立“三世九卿”牌坊,以彰显三人清正廉明的质朴气节。

  一条小小街巷的一户书香人家,何以有如此魅力,被世人广为称颂呢?

  鄱阳清塘街刘氏第四十一代族孙 刘有明:

  刘文桂、刘济众、刘应麒祖孙三人之所以为人所推崇,这与刘氏家族的家规家训密不可分。刘应麒的祖父和父亲均为读书之人,读书人崇文重教的品行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刘应麒,而这些都源于《刘氏家训》“宁方勿圆,宁直勿曲”的谆谆教诲。

  刘氏家规家训由《刘氏垂规凡例二十三条》《刘氏家规十二款》和《家训八条》等部分组成。它从修身、齐家、治国三方面提纲挈领地告诉子孙为人处世需遵循的准则,要求族人子弟皆应敦孝悌、勤生业、事俭朴,并强调:“务宜修身畜(通“蓄”)德,取法圣贤,积功累仁,博涉经史,秉忠信,循礼义,尚廉耻”,这是刘氏族人世代遵循的行为规范,也是这个家族兴旺发达的坚固基石。

  鄱阳县,一座有着2200余年历史的文明古城。鄱阳县得番水之地利,城外山环水绕,城内湖泊纵横,浮洲书院便如同一艘帆船,遨游在学海中。儿时的刘应麒与父母居住在离书院不远处的古宅里。每当清晨来临,刘应麒便推开房门,心驰神往地聆听着书院传来的琅琅读书声。

  学生吟诵

  修身畜(通“蓄”)德,取法圣贤,积功累仁,博涉经史,秉忠信,循礼义,尚廉耻……

  在家规家训润物无声地熏陶之下,刘应麒渐渐长大,一心向学。父亲看出了他的心思,便将他送到浮洲书院就读。勤奋刻苦的刘应麒,初冠后便学有所成,明嘉靖四十三年(1564年),刘应麒乡试中举。

  有一日,他与同学来到湖边读书散步,同学问他:“应麒兄,自古以来,我们鄱阳人才辈出,灿若星河,你最敬佩的是哪位?”

  刘应麒答:“陶侃和他的母亲陶湛氏。”

  同学又问:“为何是陶侃和他的母亲呢?”

  刘应麒答:“陶侃为人持重,严以律己,勤政廉洁,惜时爱民,为世人所钦佩。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陶母的言传身教和鞭策鼓励。”

  同学赞同:“说得极是,母亲的博大胸怀就如同这湖水一样清澈透亮,从而哺育出陶侃的无私心地。”

  刘应麒附和:“是啊,风雨潇潇湖上扉,我于此处可忘机。更栽十里绿荷芰(jì,出水的荷叶或荷花),他日归来好制衣。”

  同学赞叹:“好诗,好诗!”

  情景交融的诗句,不仅展示出刘应麒的文学才华,更展露出刘应麒的清廉品格。

  明隆庆二年(1568年),刘应麒以第三甲成绩考中进士,由此开始了他忠贞报国的历程。无论是在礼部任职,还是出任地方,刘应麒都竭力为国分忧,为民解难,尽职尽责,忠贞无私。

  明万历十四年(1586年)初夏,时任四川参政的刘应麒所分守的酉阳州彭水县(今重庆市酉阳县),发生了特大洪灾。肆虐的乌江水,夹杂着折断的树枝和石块奔泻而下,冲击着屋舍和篱笆,时刻威胁着百姓的生命安全。刘应麒临危不惧,亲临抗洪救灾第一线,现场指挥民众撤离,并积极筹措粮款,赈济和安顿灾民。连日劳累奔忙,刘应麒病倒了。

  彭水县令:“道台大人肤体受损,都怪属下指挥不力。”

  刘应麒:“彭大人无须自责。只是那些无处寄身的百姓,还得好生安置。”

  彭水县令:“道台大人放心,下官定当妥善安排。”

  刘应麒从枕边拿出一包银子:“这是我家中的一点积蓄,先拿去应个急吧。”

  彭水县令:“不可,万万不可!这是您养家糊口的俸银,下官岂能收下。”

  刘应麒:“这有何不可,我家老小至少还有房住、有饭吃,而那些受灾的百姓,不能让他们挨饿受冻!收下吧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  彭水县令:“道台大人如此慷慨解囊,下官替彭水县灾民在此谢过。”

  第二天,病情稍有缓解的刘应麒又出现在救灾第一线。在他的精神感召下,当地官员、乡绅纷纷捐资捐物,使满目疮痍的彭水灾区出现了新的生机。

  明万历二十年(1592年),刘应麒临危受命,出任应天巡抚,遵旨推行“按田亩面积计征赋税和徭役”的举措。然而苏州一带以戎政尚书凌云翼家族为代表的豪绅势力,不仅大肆兼并农民土地,而且隐瞒田产,逃避赋税。农民失去了土地不说,还得交纳已被掠夺的土地的赋税,致使民不聊生,怨声载道。按亩征税,举步维艰。

  清廉刚毅的刘应麒,不惧艰难。他想,海青天海瑞也曾担任过应天巡抚一职,我就不能做一回“刘青天”吗?想到这里,他决定会一会这位尚书大人。

  刘应麒:“下官深夜造访,实属冒昧,还望尚书大人恕罪。”

  凌云翼:“刘大人日理万机,偷闲来府,老夫自当欣慰,坐吧。”

  刘应麒:“谢大人。”

  凌云翼:“刘大人深夜来府,不单只是为看望老夫吧。”

  刘应麒:“下官自知不妥,但朝廷大事,下官不敢怠慢,故急于向大人禀报。”

  凌云翼:“有何大事,唯老夫不知?”

  刘应麒:“时下倭寇来袭,战事吃紧,而催缴赋税,筹资备战,阻力重重啊。”

  凌云翼:“这阻力在哪里?”

  刘应麒:“阻力在于土豪劣绅夺人土地却还隐瞒田产;阻力又在于农民失去土地还得多交赋税;阻力还在于他们倚仗尚书府的权势百般阻挠和抗拒‘按亩征税’的新政。”

  刘应麒慷慨激昂,振振有词,直戳得尚书大人无言以对。凌云翼知道刘应麒向来是耿直坚毅,刚正不阿,况且这“按亩征税”是朝廷极力推行的新政,也就只好补交赋税了。其他豪绅见尚书大人都屈服了,便纷纷上官府缴纳赋税。

  刘应麒刚正不阿,不畏权贵,让豪绅们胆战心惊,老百姓则拍手称快。

  山川静好,岁月轮回,四百多年过去了,刘应麒“不将山水带还乡”的经典诗篇,依然弘扬正气,荡气回肠。

  展览馆讲解员:

  刘应麒这首“不将山水带还乡”诗作,名为《题吴中厅事》,是在他离开应天巡抚任上所写。从这首诗里,可以看得出他那种磊落的品格以及廉洁自守、善始善终的品质。

  辽宁省社科院原副院长、研究员 彭定安:

  家训家规是教育子弟思想成长、道德成长、品格修养的基本教材。刘应麒“不将山水带还乡”的思想,与刘氏家规家训主旨一脉相承。刘氏家规家训中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以“忠诚为立身之本”,要求族人“宁朴实,勿狡诈”,“发一念而必依于理,出一言而必本于心”。这些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都还有很强的现实借鉴意义。

  【党员干部齐声朗诵】

  来时行李去时装,午夜青天一炷香。描得海图留幕府,不将山水带还乡。

  刘应麒,一位有着士大夫品格的清廉官吏,离任时不带走一片山水、一片云彩,他只把鞠躬尽瘁的忠诚留在了任上,把仁爱为民的情怀留给了百姓,把清正廉明的品格留在了人间。